第283章 互试心清铮别星夜(1 / 2)

江山业 风抵霜 6292 字 2个月前

“二哥!”耶律引羽眼见着兄长离去,心头担忧亦再掩藏不住。他慌忙开口欲劝,但耶律引铮充耳不闻已然走远。耶律引羽见状,也再顾不得什么体面风度兄弟尊卑。他冲到帐前,不由恨铁不成钢的咬牙扼腕跺脚连声道:“妇人之仁!天真!二哥啊二哥,家国天下之间哪有感情可言!她根本不是能搂在怀里的软玉温香!楚氏之人皆是东周皇帝的鹰犬!是他的刀啊!而拥刀之人必然为刀所伤,你是昏了头还是疯了啊!”

耶律引羽那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怒斥自是传到了耶律引铮耳里。然耶律引铮只是皱了皱眉,他仰头望向沉暮渐霭的天际,终是长长呼出一口窒郁的浊气。雁回城中的繁闹喧沸之声与花香酒香和裹杂着浓烈香料的食物气味一同隐约自风中传来,然不知为何,以往令他欢悦的因素此时好似都成了压在他心上的巨石。耶律引铮只觉没由来的感到一阵烦躁,他抬手示意侍从下去备马,想出城一个人散散心。v更新最快/

侍从自是领命退下,不一会儿便将燃雪牵了过来。耶律引铮抚了抚燃雪柔顺丰茂的鬃毛,然却是心乱如麻。他扬鞭径直出城,燃雪四蹄纵跨如飞,如一道银色利箭一般穿过了苍茫草海。时值夏末,浓翠的牧草与成片成簇的狼毒花与夕露梅层叠迤逦而绽,晕染绵延出云珠草原夏季终末的繁华。远方夕阳渐沉,燎烧出瑰丽烂漫的熔金绯霞。耶律引铮于草坡之上缓缓勒马,只觉此情此景,恍然如昨。

不,今夕并非昨。昨日他参加了一场盛大的婚礼,身边还有一个明艳骄傲的姑娘。人们笑闹着,欢悦起舞良宵不夜。可如今他却是形单影只,而那姑娘亦被人告知,她是一把危险的红绡刀……思至此处,耶律引铮握紧了拳——难道楚清和是从一开始就骗自己?可这世上真的会有骗子,会舍了命在雪山与自己风雪共度?她若是东周皇帝的鹰犬,在露曲喀格山上拉着自己一块死不是更好么?或者,她直接让那冰棱砸下来,不是更好么?

可为何她会蜷缩安睡在自己身旁,驯服柔软像是婴儿亦或是只惹人怜爱的幼兽。为何她在睁眼看见自己时,眼中会氤氲着如绵绵雾雨一般的哀伤呢?分明是一个如刀似剑的女人,又有什么原因,能让她流露出心中的软弱呢?烨烨篝火之下,她回首笑的肆意,一双琥珀似的瞳眸明净,映着眼前人与心上花,如似有月沉星海。

难道这一切都是骗局么?可这世上,会有如此真实的骗局么?在她宛然一笑时,自己分明伸出了手抓住了她。她就在自己眼前心中,如携春风而来,徐徐绽出永开不败的花——

然就在此时,耶律引铮却思绪一断——原是燃雪趁着主人晃神之时,竟自行往丘陵之后缓步而去。它是训练有素的战马,更是耶律引铮生死与共的战友,是绝不会违背耶律引铮的命令擅自行动。耶律引铮略略皱眉,一面轻拍着燃雪的脖颈安抚,一面却察觉出一缕不寻常的隐隐淡香随风传来。那香味飘飘渺渺,清凌带着几分清苦的香味与终末的炎夏交织出几分难言的不合时宜。想来燃雪也是被这香气吸引,才情不自禁的循味而去。

思至此处,耶律引铮抬手收缰,正欲勒马让燃雪停下。可不想燃雪竟忽的小跑起来。耶律引铮正欲呵斥,可燃雪已然四蹄生风踏过连绵起伏的丘陵。耶律引铮心下无奈,正欲强制勒马时,却于抬首一瞬间见山坡之侧似隐约有个人影。然还未等他定睛瞧个真切,便有熏风倏忽骤起,张扬起坡上绯花漫漫。燃雪轻轻打了响鼻,竟是自己停下了——

飞花漫天中,耶律引铮才发现这个丘陵之后,竟生着繁茂如焰的丛花。少女听得嘚嘚马蹄声起身回望,漆黑的鬓发亦飞扬于风中。她眼波如酒,像是落入尘埃中的镜,镜里映着墨绿色的山脉和艳烈如血的夕阳与缠绵无尽的春风雾雨,笑意似有杜鹃花的香。

“引铮殿下,您怎么会来这儿?”楚清和望着来人,微微睁大了眼。然她旋即一笑,提着朱色的马步裙顺着坡向耶律引铮跑去。编结成北燕姑娘的辫子随着她的动作在她颊畔弹跳起落,少女灵巧的像是一匹警觉的鹿——可这头漂亮的鹿却停在了狼的面前,面上的期待与喜悦是如何也掩不住的:“世子殿下不是说有要事要与您商议么?怎么您会来这里?这天色已晚,难不成秋叔叔还在世子那里么?”

楚清和说着撩了撩颊侧因奔跑而散乱的碎发,耶律引铮却不着声色的别开了目光。他喉头滚了几滚,终是翻身下马勉力牵扯出一个微笑:“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些内政之事罢了……倒是引羽与秋军师相谈甚欢,可能是他从未听过那般精彩的故事,故流连忘返。也不知郡主可否大度一次,让秋军师多陪引羽一会儿呢?”

“什么借不借的?当日在朔州城,秋叔叔见了世子殿下便走,我还以为是秋叔叔不喜欢殿下……”楚清和闻言舒了口气,心道耶律引铮这个请求怎么没头没脑的。她拍了拍胸脯,然心下却又生出几分欣羡:“说起来,秋叔叔都没给我讲过这般久的故事。”

“……我方才也跟着听了些,秋军师当真是博闻多识,讲起那些帝王将相绘声绘色,连我的入了神。”耶律引铮有些尴尬。不知为何,他竟生出些难言的心虚……这真是奇怪,面对自己该心虚的,不应该是眼前的少女么?耶律引铮喉头滚了滚,近乎是下意识便想向楚清和寻一个真相。可不知为何,这质问之言到了嘴边,耶律引铮却是怎么也开不了口。眼前那双如酒一般明澈的瞳映着自己的慌乱,他只能无措的别开眼。

“殿下,您有心事?可是方才世子殿下……说了些什么?”楚清和见耶律引铮目光有些躲闪,顿时捕捉到了他细小的变化。女人总是敏感的,而面对心仪之人,他的一个眼神都足以让女儿心绪百结千转。

“也不是什么大事。”耶律引铮听得楚清和发问,只好勉做洒脱的笑了笑,急中生智道:“不过是被秋军师讲的故事挂住了心……说的是你们东周开国之前时局动荡,而玉京兰氏的先祖于前朝亦是高门望族。兰氏于前朝拥定你们东周开国之君萧彻起兵,破城无数亦死伤无数。前朝虽衰朽,然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其中前朝誉王之子便是一员名将,其镇守临阳城三月依旧固若金汤。”

“彼时萧彻与你们楚氏先祖楚飞廉对此战况近乎一筹莫展,倒是兰明逐设下一计,让银兰皇后冒死潜入临阳城行刺。皇后得手之后,临阳城破,誉王一家尽数殉国被阵斩。唯独庶女阿薰未在临阳城侥幸逃脱一劫。阿薰自此便对主谋此事之人怀恨于心,于是暗地开始筹谋计划复仇……”耶律引铮话至此处却是一顿,他望向楚清和,颇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可惜军师只讲到此处,留下悬念一直萦绕心头。也不知这亡国弱女的阿薰结局若何。”

“秋叔叔讲的是兰明逐与薰姬的故事吧?”楚清和抿唇一笑,干脆撩袍与耶律引铮席地而坐絮絮道:“临阳城破后,玉京便无险可守,帝都被破亡国不过顷刻之间。薰姬身为王侯之女,只好隐去名姓卖身为奴,潜入兰府成为一名仆婢。然其容姿清丽又腹有诗书才情横溢,很快便得到兰明逐的瞩目,将她升作了书房的掌事婢女。薰姬知兰明逐虽为主谋之人,然罪魁祸首却是那金殿之上的萧彻。”

“她隐忍潜伏于兰府暗候时机,只为能见萧彻完成刺杀。然兰明逐亦是博学多才芝兰玉树的温雅墨客。两人行书弈棋,作画奏琴,俨然是红袖添香琴瑟和鸣。彼时兰明逐因投身萧彻麾下为谋士,故而尚未婚娶。他知薰姬才学修养绝非出身寻常人家,暗中调查才发现她竟是前朝誉王之女和复仇目的。兰明逐心悦于薰姬,心知她身份败露必难逃一死,便欲娶其为妻护住她。”楚清和话至此处,却是眉峰微蹙,终是一叹。

“然不想大婚之时,开国之君萧彻前来道贺,这本是薰姬期盼已久的复仇之机。可不想此宴之上的刺客并不止她一个。萧彻为开国之君,手上杀孽无数,其中便有前朝皇族遗民混入其中欲刺杀萧彻。婚宴之上人多混杂,一时之间萧彻竟也逃脱不开。兰明逐以一介文人拔剑忠心护驾。可谁也未曾料到,刺客竟携带弩箭,危急之下,薰姬竟舍身挡护在兰明逐跟前,因被箭刺中心脉,当场身亡。只是令人费解的时,这般绝佳的时机,她的礼服之下,却连一柄短刀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