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囚禁(四)(1 / 2)

夏倾城忽然不想再看下去了,她努力的让自己睁开眼睛。

入眼处仍旧是那间鬼屋子。

看了看手腕上的东西,奋力的挣扎起来。

“姐姐,你都想起来了吗?”

讨厌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夏倾城厌恶的皱了皱眉,仍旧想试图挣脱。

“姐姐,那东西挣不开的,除非有这个。“小秋手中拿着把钥匙晃了晃,顺便看了在她眼里仔细的看了看。

见她眼里没有她想看到的东西,只有无边的愤怒和哀痛。小秋有些疑惑,是这个女人太会掩饰了,还是她还是没想起来。

”有种你就杀了我。“夏倾城咬牙到。

”我怎么敢呀,我这就帮姐姐打开。“

小秋笑意盈盈的说到,顺势走过来,走了两步,钥匙啪嗒掉在了地上

”呀,姐姐,我不小心掉了。“

看着这张欠扁的嘴脸,夏倾城不怒反笑

”你叫小秋?“

”对呀。“

”秦老爷子的帮手。“

”嗯?“

”你知道秦择梵不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吗?“

小秋被她问的一懵,不明白她为什么把话题扯到这上面,下意识的答道。

”不知道。“

”想知道吗?“

还没等到她说话,夏倾城就自己说了起来。

”他最讨厌的就是像你这样的走狗,我猜,你还没有光明正大的见过秦择梵吧,他或许都不知道小秋是谁。“

”你闭嘴——“

恼怒的打断了她,小秋双眼通红,愤恨的瞪着她。

”你瞪我也没用,看你叫我姐姐的份上,不妨告诉你,秦择梵这辈子,下辈子,都不可能喜欢你。“

看着她颤抖的样子,夏倾城觉得心中一口郁气终于散了点,她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个女的都要骑到她的头上来了,不反击一下,还真不是她的性格。

当她说到择梵哥哥的时候,眼里的那种感情是不会骗人的,她就知道,这个女子大约是恨极了她。

想到这,又有点好笑,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她无意用秦择梵来中伤她,只是这个女人太过分了。

“夏倾城,你以为你是谁,你只不过是秦家的一个棋子,用来治疗择梵哥哥的实验品。”

大概是夏倾城的话戳到她的痛点了,小秋开始口不择言起来。

“实验品?”

“你们夏家,马上就毫无用处了,你猜,它会有什么下场。”

说完像想到什么好玩的东西,小秋咯咯的笑了起来。

“就算是实验品,我也是秦择梵明面上的妻子,而你,永远没有可能。”

“你住嘴——。”

打蛇打七寸,夏倾城一句话就能惹得小秋暴怒,她觉得她可能有出去的方法了。

“夏倾城,我很快就让你看看什么是实验品。”

说完,拨了个内线。

不一会儿,几个穿白大褂的人端着各种器械进来。

那些器械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夏倾城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果然,看到他们拿出一个空的针管,她的眼皮跳了跳。

“你们要干什么?”

“夏倾城,只是抽点血,一会就好了。”

大概是撕破脸了,小秋连姐姐也懒得叫了。

抽点血?

看着流出去的血,她估摸了下,她应该快离死不远了。

脑袋一阵阵眩晕,临昏过去的时候,夏倾城最后停留在小秋那张得意的脸上。其实她想告诉小秋,秦择梵还不喜欢丑的女人,刚刚她的那个表情——真丑。

“严小姐,血量已经超标了,再抽下去会出生命危险的。”

“今天先这样吧。”

毕竟她留着还有用,小秋暂时放过了她。

夏倾城浑浑噩噩的,仿佛在做过山车,整个脑子昏昏沉沉的。

她仿佛看见那日打架时秦择梵的眼神,那样迷人,摄住了她的心魄。又看到程文竹心痛的眼神,那是上一世她提出分手后程文竹的眼神,她曾经忘记了那么多。

她也看到了爸爸妈妈,他们朝着自己招手,真好,父母不怪自己了。她朝着他们跑过去,父母却不见了,四周一片漆黑。

现在的夏倾城,已经把前世今生掺揉在一起,她对前世的父母充满着愧疚,又对今生的秦择梵有着不一样的情愫。

她不得不正视自己的心,原来,自己是喜欢秦择梵的呀。

因为喜欢他,才一直拒绝程文竹,因为喜欢他,才会在被绑架的时候想到他,因为喜欢他,才到现在都在为他的责任开脱。

夏倾城是被凉水给惊醒的,醒来的时候就看见那张厌恶的脸,她还从没这么厌恶一个人。

看着手腕上青青紫紫的痕迹,她不知道自己昏睡多久了,看样子被抽了不止一次血。

抬头看着她

“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想做的事情多着呢。”说着,拿出一个药瓶。

里面是淡淡的黄色,夏倾城直觉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要你离开择梵哥哥。”

“那他就会和你在一起了吗,真是好笑。”

“如果没有你。”

如果没有你,他至少可以和我说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