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四章 苦不堪言遭救治 缘来缘去终定数(1 / 2)

蛮横的屠夫 义冢 5851 字 14天前

该摸的不该摸的地方段德一处也没放过,想当年自己还是个小小金丹的时候,被姜离一巴掌呼得那个凄惨,这女人比他好多了,这伤要是换在他身上,估计自己都能扭回来。

“这么点小伤,叫啥叫?搞不好他人还以为我多你做什么?把这个吞了!”

段德摸索出几个颜色各异的龙眼大丹丸,这是特意让胖子给他做的,三个加的加大版本丹药,他嫌正常豆子般的威力不够,以他的体质确实不够。

诗琴浑身无一处不是火辣辣的剧痛,几近痛得直接元神崩散,对于眼前救自己的蛮横男人的狠那是真的胜过狠蛇眼,上下其手不说,粗鲁的治疗如同受刑。

等段德话音一落,诗琴下意识盯着宽厚巴掌上那些,那些巨型丹药?恐惧感油然而生,正要拒绝。

段德却是懒得多说,一把捏开她的下颚骨,五个大丹丸一把捅进樱桃小嘴,用的还是巧力,五颗丸子鱼贯涌进喉咙。

艰难的顺着细小喉管往肚子里拱,从白皙的喉咙上清晰可见鼓凸,段德见她噎得美眸翻起白眼,不由无语。

大手一翻风骚的凝聚出一个天然纯净水团,再次化作一线梭进小嘴,一把冲进她腹中,总算是解决完,段德松开揽着柳腰的手。

本就刚刚被他蛮横拼凑起来的诗琴,这时候真想做了这厮!跌扶在地浑身再次剧痛,加上胃里那几个丹药如同熔岩一般烧得她生疼,便是战场上都没流眼泪的诗琴,哭得稀里哗啦。

段德莫明奇妙,回头蹲在她身前,脸色抽搐。

“咋地啦?哭个毛线哭?段爷若不是见你拿出这个,才懒得救你。”

诗琴闻言哭得更厉害,主要是疼的,胃中的灼热已然让她整个肚腹失去知觉,这混蛋确定没拿错丹药?

“别哭!再哭揍你!”

段德最不擅长哄哭泣的女人,何况还可能是别的男人的女人,心烦臆造,暴吼着威胁,突然而来的巨吼把哭得起劲的诗琴吓得一滞。

恐惧的盯着近在咫尺的凶脸,抽抽噎噎的好不可怜,段德讪讪却不表现在脸上,还是保持着凶悍的表情。

“吃了丹药在这里哭什么鬼?还不赶紧运功炼化!等好了有话问你!不然我满意再把你丢给蛇眼那群变态!他们习惯玩腻后下锅,或是做成腌肉吃,你自己选吧!”

段德威胁完起身走出山洞,诗琴还真就怕了,书院的师兄哪个不是温文尔雅,知书达理?哪有这般蛮横对待以弱女子的?简直就是强盗!

她临死的那句段德并未听到,本就不怎么关注她,说什么豪言壮语去赴死和段德半毛钱关系没有。

诗琴小瞧了段德丹药的药性,这哪是丹药?简直就是毒药,拼了命的炼化也是不及挥散的药性,丹药药性热流所过一切伤势如被抹平。

仅仅是一部分的药力他就已经完全恢复,这丹药不是补充真元的,是补充精气和元神之力的丹药,剩余的当然不能浪费。

只不过其过程实在是难受之极,就像吃撑,还是撑到几乎爆体的那种,十日后,在山洞外独自烧烤的煮鱼汤的段德见到了诗琴完全体。

大家闺秀,这是段德第一感觉,弱柳扶风,雅致诗韵,气质贵气不然俗气,看上去很舒服的类型,至于长相,段德都懒得细看,自己女人都没看厌,哪有心思细看别人的婆娘?

“还行,过来吃点鱼汤?”

段德举着海碗摇摇示意,诗琴看是温婉的晶亮眸子已是起了水雾,看到段德她就想哭?段德咕咚几口把一海碗鱼汤,连鱼带刺一并灌进嘴中。

放下碗抄起边上酒坛惬意的灌着,抬眼见那货居然又要哭的样子,顿时郁闷无比,这是分神期修士?特么林黛玉转世还是穿越吧?

“干哈?快些过来,再不过来我就拆掉你的全身骨头!”

反正恶人已经做了,这丫头也吃这一套,那边继续做下去,老子还急着回去呢!诗琴气苦,这人是不是男人?

扭捏着一道篝火边,与段德隔着篝火站立,段德那个气啊,这蠢丫头作甚?老子还吃了你不成?

“干啥?站那么远我说话不累啊?看见这大锅没?再不听话把你洗扒干净丢里边炖了你信不?”

诗琴下意识扫了眼巨大的铁锅,里边还有不少乳白鱼汤冒着热气,闻起来确实很香,不知道自己炖出来是不是这样?

呸呸!怎么回事我?当真是莲步轻移,段德不耐的斜坐在地上,仰头盯着这货,倒要看看她到底要怎样。

“地上有蚂蚁?莫要踩死了!蹲下来,你前边的玩意挡着我视线!”

诗琴又是下意识盯着自己高耸,心中不由得悲从中来,辰书你快来救我,我被野人绑了,他要吃掉我啊!

侧身蹲下来也不敢看段德那张凶巴巴的脸,低着头盯着地面,段德怪异的打量着这丫头,还真是大家闺秀啊,一言一行都是雅致拘谨。

掏出铁核桃在她眼前晃晃,段德也不绕什么圈子,问一些事就得赶路回去,一屁股的事等着自己处理。